导航

遍及全球的假药问题

张海莲, 和睦家医疗总药师

“安维汀”(Avastin,化学名称:贝伐珠单抗)是一种被批准用于治疗结肠直肠癌和老年性黄斑部病变(AMD)的药物。2010年6月,116名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的病人中有61名被注射了假冒的“安维汀”。这些病人用药后产生疼痛、红眼病、视力模糊等多种副作用,引起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的调查和全国媒体的广泛关注。最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得出结论:病人使用的这批“安维汀”实际上是假药。当时,“安维汀”甚至是一种在中国未经注册的药品。

假冒药品是一个严峻的全球性问题。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假药定义为:以误导产品来源、真实性和(或)功效的方式进行生产和销售的药物或药品。标注错误的成份、不标注有效成份、标注的成份不足或有效成份过多,以及伪造外包装的产品,都属于假药的范畴。

从生活方式药物(像“伟哥”、“西力士”等用于勃起障碍的药物)到救命药以及昂贵的肿瘤(癌症)药物,人们在全球范围内发现了大部分常用药物的假冒药品。假药的影响十分普遍。

在管理和执法系统欠发达地区,假药问题最为猖獗。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在像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新西兰、美国和欧洲这样的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假药问题也时有发生(低于市场份额的1%)。而在管理和执法系统薄弱的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假药所占的百分比可能更大。

假药在全球泛滥,中国也未能幸免。2007年,一种抗糖尿病的中药被发现含有相当于常用剂量六倍的优降糖(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用于全球范围内抵抗II型糖尿病的基本药物)。这种超大剂量的假冒鸡尾酒式药物导致了两名新疆患者的死亡,让九名病人(或更多)因血糖过低而住院。这些药造成了严重的公众健康风险。

在发展中国家,价格实惠的药物需求庞大。药物费用的支出占据个人或家庭月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因此,人们自然而然会去寻求售价便宜的药物,并且,通常可从互联网等非正规渠道实现此目的。廉价药品和网上销售的药品更可能会是假药。不幸的是,假药生意很是有利可图,故而激励非法商家持续不断地供应假药。由于许多国家尚未制定相关法律来惩戒推广假药的行为,造假者通常并不害怕被检举或处罚。即使被处以罚款,其损失也远远小于贩售假药所带来的潜在利润。

要在全世界以及中国有效地打击假冒药品,相关人员(包括医疗专家、制造商、执法人员和其它部门)必须联合多方努力方可达成。2006年,由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国际药品反假冒特别工作组”(IMPACT)宣告成立。为了防止假药的制造和散布,该工作组已就立法和监管的基础结构、行政管理的实施和执法等几个方面采取行动。新政策似乎包含了更多打假措施:其中包括用于经审批药品的射频识别标签(RFID)和条形码设备,消费者因而能够清晰地查看药品真伪,并追踪它们的供应链。

在和睦家医疗网络内,和睦家药房的使命是始终为病人提供安全有效的药品。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和睦家医院确保其药房库存管理人员一直是从经过批准和认证的经销商那里购入药品,这些经销商具有良好的信誉。我们仔细检查接收的每一种药物的外包装和安全封条。任何异常情况都会被迅速汇报给经销商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睦家还给病人提供了另一种保护措施,即给予他们国内范围的药物品牌选择权。此外,我们的药剂师和医院职工经过训练,可始终细心监督及向医疗部门汇报药品的不良反应(特别是在涉及多名患者的情况下)。

病人教育及防范意识是控制假冒药品应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有些人靠出卖药品甚至外包装和空瓶子赚取钱财。无论身处何地,病人应当始终谨慎对待药品问题,只可从经过授权的药店或医院药房购买处方药,而不是通过像网上商店这样的非正规渠道购买。如果某种药品的价格似乎太优惠不像是真的,那么这种药很可能是假药。病人应当学会如何检查药品包装和识别干预标记。和睦家的药剂师接受过专门训练,始终愿意就任意一种药物的真实性为病人作解答。最终,对假药的识别还是取决于购买者本身,因此,当您购买药品时请千万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