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世界精神卫生日|查不出的“怪病”,原来是…

前几天门诊遇到一位患者,头痛头晕数年,行走不稳,严重时甚至不能独自行走,但奇怪的是一跳广场舞,症状完全消失。她还经常心慌胸闷,甚至时有濒死感,多次送急诊抢救。她的神经系统查体没发现阳性体征,特别是涉及小脑平衡能力的体征如眼震、共济运动、一字步征等完全正常。从2012年至今,她做过十几次头部CT、MRI、MRA,心脏方面的检查包括Holter、冠脉CT、甚至冠脉造影,但都没查到任何问题。吃了很多“活血化瘀”的药,均不见效,且症状越来越重。她究竟患的是什么“怪病”?

在我刚学医的时候,经常听到“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的诊断。这些诊断没有确切标准,泛指那些有着各种躯体不适,特别是具有相关“植物神经症状”如恶心、呕吐、腹痛、腹胀、腹泻、多汗、心悸、失眠,而又诊断不清的病人。“谷维素”是治疗这类疾病的唯一药物。近年来,这些概念模糊的诊断已很少见,代之以“躯体化障碍”。

“躯体化障碍”是一种以持久的担心或相信各种躯体症状为特征的神经症。简单说,就是由精神因素导致的身体不适,并担心这些不适背后可能隐藏着严重器质性疾病。之所以要在“世界精神卫生日”提到“躯体化障碍”,是因为“躯体化障碍”与精神和心理状态关系非常密切。从原因方面说,和“躯体化障碍”关系最为密切的是精神压力或社会因素;从结果方面看,“躯体化障碍”可以表现为多种症状,如头痛、头晕、腹胀、全身不定部位疼痛、失眠、胸闷、心慌等,导致患者到多科就诊。

因此,在任何科室,都可能遇到“躯体化障碍”的患者。诊断“躯体化障碍”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有无导致“躯体化障碍”的原因;其次,是否符合“躯体化障碍”的临床特点;最后,要排除相关的器质性疾病。

回到上面那位患者,除了上述症状外,她还有入睡困难、早醒等睡眠障碍。而“早醒”常常是焦虑抑郁状态的最初表现。此外,她性格急躁、爱发脾气、常常心烦、经常想哭、觉得委屈,这些均表明她具有相关的精神因素。再看她的症状,至少涉及神经、心血管两个系统,仔细询问下还有胃肠道不适、腹泻等症状,累及多个系统。

就神经系统来说,头痛持续数年,为全头部胀痛,性质不重,是典型的“紧张型头痛”,而绝大多数“紧张型头痛”与精神因素有关。此外,她的心血管症状虽然较重,但不符合“心绞痛”或其它器质性疾病的临床表现。关键是她所有的症状均在外出活动或跳广场舞时减轻或消失,不符合器质性疾病的特点。在此基础上,所有检查均正常。因此,她最终的诊断是“躯体化障碍”。

在中国,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压力的增加,“躯体化障碍”的人群迅速扩大。现在很多科室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例如,心内科开设了“双心门诊”,由心内科和心理科医生共同出诊。顾名思义,第一个“心”指的是心脏;第二个“心”指的是心理。当然,“躯体化障碍”到神经科就诊的比例更大。这一方面是由于“躯体化障碍”表现为神经症状如头痛头晕全身疼痛的比例更高;另一方面有些患者意识到自己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但不愿去精神科而选择了神经科就诊。

“躯体化障碍”并不完全是功能性疾病,功能MRI研究表明,“躯体化障碍”双侧额叶活动有改变。此外,神经递质如“五羟色胺”的不足也和“躯体化障碍”密切相关。因此,“躯体化障碍”的治疗以补充相应神经递质为主。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是很好的药物选择。此外,有氧运动可以明显改善患者的睡眠,并缓解症状。北京和睦家医院神经科及心理健康中心门诊,将为“躯体化障碍”提供专业的诊疗服务。对于绝大多数患者,症状可以获得部分甚至完全缓解。

专家介绍

神经内科主任医师 鲁明

【鲁明大夫门诊信息】

周一至周五(除周二下午) 9:00-17:00

预约电话:59277059

Patient Center